2019年09月26日 星期四
高校拆掉围墙就是融入社会?

    近日,西安交通大学刚刚建成的新校区引发刷屏,原因是该校区没有围墙!无疑,这在国内算得上一个创举,足以在关于高校开放的问题上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。

    人们或许早已习惯了有围墙才能称之为校园,但对高校院墙的理解有所不同,更倾向于那种“围而不闭”。因为国人向来有游学的传统,而今游学却被简单异化成到大学一游。所以早些年前,北大清华等著名学府门前,便常可见游人如织的景象。后来基于很多原因,国内不少高校开始限制游人入内,或对开放时间进行严格限制。很多外地赴京欲一睹知名高校风采的家长学生们,无奈在门口排起了长队。

    于是乎,舆论针对大学校园是否应该对社会开放有过一波不小的争议,不过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毕竟,校门对社会开放与否,各自都有相当让人信服的理由。大学为保证正常的教学秩序,对游客进行限制可以理解。同时,市民及游客也有共享大学的教育资源和文化熏陶的需求,也属合理。如何处理,取舍其实全在校方,以至于当前国内高校对此规定各异。

    当前,高校提高办学水准与开放与否挂上勾成为共识。而开放精神的培育,需要拆除各种有形无形的“围墙”,拆除物理围墙可能只是当中一个环节,但其象征意义却不容小觑。在国内各高校对是否限制游人入校参观的度上难以把握之时,直接“去”掉新校区围墙的西安交通大学的态度够彻底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从舆情监测机构提供的数据看,主张“大学应该建围墙”的网民占比57.9%;主张“无围墙”的则占比22.5%;中立立场占19.6%。按照该数据,多数不支持大学“拆围墙”。不少网民担忧,“不建围墙使师生安全无法得到保障,毕竟社会上还是有坏人的;”“过度生活化的校园只会成为大爷大妈的后花园,反而影响学生静下心来做研究。”

    社会学家裴宜理曾言:“纵观中国的历史,围墙是针对冲突的建筑学反应。”但须知,有围墙并不一定能隔绝冲突,不设围墙也并不等于没有安保系统。面对排山倒海的质疑声,西安交通大学在其官方微博解释称,学校宿舍和教学科研区均设有安保系统,需要身份核验才能进入。

    西安交大王树国校长接受媒体采访时坚定地表示,他不仅希望拆除物理的围墙,更希望学术无围墙,学生“心中无围墙”,从而更好地融入社会,这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大学。

    针对高校拆掉围墙就是融入社会的话题,坚持方称,大学本就是一个小社会,社会上有的,校园里也会有;如果大学的目标就是培养不食人间烟火的“象牙塔”学子,那无异于阻断他们的涉世之路。学生正确的三观、明辨是非的能力、正直善良的品格,都需要在真实开放的环境才能养成。此外,高校的操场、体育设施应允许周边社区居民使用,大学的图书馆、自习室也不妨向社区居民开放。这当然会增加管理难度,但大学资源本就具有公共属性,服务周边居民也应成为其社会责任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大学校园的围墙不只存在于大学与周边社区之间,大学校园里各学科之间、各专业之间、行政与教学之间,领导与师生之间都还存在着许多无形的围墙。塑造大学的开放精神,需要从拆除各种有形无形的围墙开始。

    其实,大学不设围墙更也有出于对自身社会化发展的考量。西安交大新校区建成之时便有媒体报道,该校区以5G智慧校园建设目标,通过校企深度合作模式,推动产学研用协同发展,助力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“智慧学镇”建设。而西部创新港本就定位为“校区、镇区、园区、社区”四位一体的创新体,这样的创新不单单体现在学术研究上,更体现在大学与社区、社会的共生共荣上。

    或许这跟王树国校长心中的理想大学相去甚远,尤其在国内高校实现“学术无界”的大开放之前,西安交大新校区的做法无疑是高校开放建设积极的尝试。

京ICP备06005116